陈琳:40年来中国外语教育的发展和对今后的展望

陈琳老师近照

陈琳教授近照

今年是2018 年,欣逢我国改革开放40年之庆。40年来,中国在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的指引下,在经济发展、对外开放、文化交流、教育改革、军事建设等诸多方面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的国际地位不断提高,“一带一路”倡仪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正为全人类实现世界大同的崇高目标而奋勇迈进。

在此时刻,我们回顾一下40年来我国的外语事业和外语教育的发展经过了哪些阶段、取得了什么进展、存在着哪些问题,以及今后的前进道路如何,应该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40年来我国的外语教育,以英语教育为例,可以分为两个大阶段:1978年至2000年和2001年至今。


第一阶段:1978 年至2000 年

作为一个有70年教龄的外语教育工作者,我亲身积极参与了这40年的外语教育改革进程,并对此感到十分自豪。我在回忆这一历程时更觉万分兴奋。

在第一阶段中,我觉得我们首先要提到在1978 年起始的一两年中,国家领导人和全国人民(从儿童、青少年学子到青、中年职业人员)对外语和外语学习的需要和重视。这里要回顾两件事情,倒不是因为这两件事我都亲身参与过,而是它们标志着我国在“文革”后国家和人民对外语事业重要性的重新认识。

第一件事是1978年10月在党中央决定下开始的、由中央电视台和中央广播电台共同播出的、由我编写教材(4册)并主讲的全国《广播电视英语课程》。它是由邓小平同志决定并在时任副总理李先念同志的直接关怀下举办的。这一节目播出的第二天,美国《华盛顿邮报》等大报纸即在头版刊登消息:中国电视英语的播出,是这个国家改革开放的信号;英国广播公司(BBC)在国际新闻中向全世界报道:皇家英语响彻中国上空(King’s English rolls all over China)(因在节目中我用的是英式英语)。这一课程虽不属于学校教育,但“在全国掀起了一个英语学习的高潮,开启了大众英语教学新时代”[见《教育部关于授予陈琳同志“全国优秀教师”荣誉称号的决定》(教师[2018]8号)]。

另一件事是1980年党中央决定创建新中国第一份全国性英语报纸《中国日报》(China Daily)。它虽是一份新闻报纸,但为当年渴望恢复英语学习的各界人士提供了一份每日伸手可得的学习资料。我自该报创刊之日起,就被聘为顾问,直至今日。在我的建议下,这份报纸日后陆续编印出版了专门供学前儿童直至大学生阅读的不同语言水平的周刊,为各层次和各类学校提供了高质量、有趣味的课外读物,许多学校直接用它们作为课堂教材。

以上所述两事,是我们在回忆40年来英语教育发展历程时不应忽略的。

现在我们回到40年来学校英语教育的第一阶段——1978年到2000年。

这一阶段有三个方面的特点:

1. 在英语教学体制上,逐步建立新的教学大纲,主要有:

1978年—1980年 全日制十年制中小学英语教学大纲(试行草案)

1986年 全日制中学英语教学大纲

1988年 九年制义务教育全日制初级中学英语教学大纲(初审稿)

1990年 全日制中学英语教学大纲(修订本)

1992年 九年义务教育全日制初级中学英语教学大纲(第二版)

1993年 全日制高级中学英语教学大纲(初审稿)

1996年 全日制普通高级中学英语教学大纲(供实验用)

2000年 九年义务教育全日制初级中学英语教学大纲(试验修订版)

2000年 全日制普通高级中学英语教学大纲(试验修订版)

2. 这一阶段在教学途径和教学方法上,是一个逐步改进和开放的时期,开展了与英美国家在英语教学和研究方面的交流;在课堂教学中,从长期以来实施“语法翻译法”转向逐渐尝试国外的教学方法——直接法、听说法、功能法、交际法等。这一时期,广大教师逐步认识到“聋子英语”“哑巴英语”的弊端,开始加强课堂中的听说实践。广大教师也改变过去用汉语上英语课的做法,逐渐转向主要用英语上课。

3. 这一阶段的教材使用虽然是“一纲一本”的局面,但人民教育出版社开始与朗文出版社合作聘请外方专家共同编写教材。这也是一个具有一定革命性的创举,是英语教育“对外开放”的一个重要方面,同时也大大有助于教学方法的改革,尤其是使交际教学法被逐步接受。


第二阶段:2001 年至今

1. 这一阶段的首要标志性改革,就是从义务教育到高中,直至大学(非英语专业)英语各阶段课程标准(Curriculum Standards)(简称“课标”)的建立、改善和成形:

2001 年 义务教育英语课程标准(实验)

2003 年 普通高中英语课程标准(实验)

2011 年 义务教育英语课程标准

2017 年 普通高中英语课程标准

这样就完整地实现了周恩来总理在20世纪60年代初提出的要建立“一条龙外语教育模式”的指示意见。

1. 英语教育理念上,这一时期在过去的“又红又专”的基础上,提出了“人

文性目标与工具性目标统一”的观念。2014年开始修订的《普通高中英语课程标准》,根据党的十八大精神,进一步加强了“德育为先”的理念,将其具体化为“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标准”和“英语学科核心素养标准”。

党的十八大就已提出“把立德树人作为教育的根本任务”,而党的十九大则进一步强调“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发展素质教育”这一教育的根本任务应落实到各类学校的各科课程之中。外语,尤其是基础教育阶段普遍开设的英语课也不例外。由于外语课本身的特点,要通过它来吸取其他民族的文化精华,以此来充实自身的文化修养和国际意识,就更需要外语教育工作者在教材编写和日常教学中注重正确思想意识的培养。因此我们要通过对“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的实施,落实24字(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通过语言能力、文化意识、思维品质和学习能力几个方面,来实现“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

同时,《普通高中英语课程标准(2017年版)》在规定“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标准”的同时,又提出了“英语学科核心素养”,这就是将“立德树人”和“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的要求具体落实在日常教学和教材中。换句话说,我们在提高学生思想意识水平的同时,要帮助他们把外语学好,掌握好外语知识(语音、词汇、语法、语篇和语用知识)和外语技能(听、说、读、看、写),真正实现外语教学学以致用的目标。

随着“学生发展核心素养”和“英语学科核心素养”在《普通高中英语课程标准》中的确定,我国将立刻着手在义务教育阶段和高等教育非英语专业的大学英语课程标准的修订中,落实这一创新性理念。

3. 教学方法上,在20世纪已经得到广泛认可的“交际法”的基础上,着重加强了“任务型教学”的推广,强调“为用而学”,以“应用教育”取代“应试教育”。外语教学在改革开放、解放思想的大好形势鼓舞下,大力开展教学科研,从事外语教学途径和方法的研究,在借鉴国外新型教学方法的同时,根据自身国情,尝试创新不同的教学理念和方法,大大推进了教材的建设和教学质量的提高。全国各地广泛组建了不同层次的外语教育研究机构,并在“国培计划”的带动下,开展以推广课标为主要目标的、各种形式的教师培训活动,使全国的外语教师队伍在质和量上均有显著提升,从根本上逐步提高了外语教学质量。外语教育的国际交流,也是这一阶段的一大特色。“引进来,走出去”也体现了在外语教育战线上的改革开放政策。

4. 另一个开创性举措,就是教育部决定一改过去“一纲一本”的方式为“一标多本”,允许合格的出版社编写、出版基础教育阶段各学科教材。在此以前,人民教育出版社统筹编写各学科教材,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但同时它又未能动员全社会各方面的出版力量和专业人才。而“一标多本”则实现了统筹领导和发动群众相结合的优势,在原有基础上有力提高了教材的质量,并继续执行了允许中外合作的决定。

5. 将长期以来的“听、说、读、写”四个字概括的语言能力改为“听、说、读、看、写”五个字。虽只是一字之差,却扩展了语言能力的范畴,凸显了“改革”的精神。

以上简要概述了40年来英语教育发展的阶段划分及其特点。可以看出,这40年是我国英语教育进行重大改革的一段时间。


回顾40年来中国外语教育所面临的挑战

那么这40年中以及目前我国的英语教育,是一帆风顺、毫无波折地发展过来的吗?

不是这样的。

多年的陈腐思想和习惯,是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就改变过来的。

首先,改革开放之初,我国绝大多数的英语教师是以“语法翻译法”为主要教学方法的。在课堂教学中,教师主要采用汉语讲解语法规则和词义,以及把汉语句子译成英语的教法。举一个真实的例子:“文革”中期,学校恢复上课,所谓改“停课闹革命”为“复课闹革命”。英语课也得以恢复,但课时很少。而且,旧的教材都因“封资修”的罪名一律不能用了。于是,初学的英语课本大都以革命口号为主要内容。在此背景下就发生了这样的一件事:一位教师以传统的“语法翻译法”来进行句型教学,把陈述句“Chairman Mao is our great leader.”写在黑板上,要学生将它改为一般疑问句,然后给予正反两面的回答。这位教师马上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关进大牢了。虽然这是一个极端的例子,却是实例。同时,当年许多教师也是被这样的教学模式培养起来的,又在“文革”中失去教书的机会,自己的听说能力原本就很差,要他们实施听说法教学,的确很难为他们。在开始使用人民教育出版社和朗文出版社合编的、以推介听说法为主的新教材时,就普遍存在着“穿新鞋,走老路”的现象,教师对新鲜事物缺乏敏感,接受很慢。21世纪初,在新课标陆续颁布、试用和实施后,很多教师却从来未曾见过新课标(当然这在一定程度上与地方主管外语教育的机构和官员对教学改革的不关心有关)。这种现象随着近十年来国务院和教育部拨出大量资金组织各层次的师资培养(如“国培计划”)而逐步得到改善。

另外一个问题,这里也必须着重说明:21世纪初以来,随着各级学校对英语教育关注力度的加强,社会上曾经出现过至少两次反外语教育的歪风,甚至有人在人大和政协会议上提出小学不学英语、推迟英语课的开设时间、减少中学的英语课时、降低高考英语在录取标准中的所占分值(从150分减为100分),甚至取消高考中的英语考试等,呼声不一而足。这些人将中小学生语文水平降低的现象归咎于英语教学消耗学生精力太多。一时间,全国很多英语教师已经开始考虑转业了。当然,这些歪风随着众多有识之士和广大外语教师的力争,尤其是国务院教育主管部门的坚定态度,没有真正刮成“台风”而造成危害。但我们还是要加强警觉,并以做好外语教育工作、提高全民族外语水平的新业绩来予以回答。


展望今后中国外语教育事业的发展蓝图

在我们欢庆改革开放40年以来国家在外语教育方面所取得的重大成就时,对外语教育的进一步发展应该有怎样一个蓝图呢?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之际,我们最崇高的使命,就是要通过“一带一路”等重大工程,奋力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为此,我们需要培养一大批具有爱国情怀、拥有国际视野、具备英语或其他语种综合语言运用能力的高水平国际化人才。

2018年7月19日—22日,世界英语教师协会、中国日报社和上海外国语大学在上海联合主办了一场大型国际性英语教育研讨会——“2018 TESOL 中国大会”,有1800余位中外英语教育专家和英语教师参与。会上着重探讨了我国英语教育在新时代的新方向和新使命,并发表了《“2018 TESOL 中国大会”上海宣言》。

2018 TESOL 中国大会上海宣言节选

2018 TESOL 中国大会上海宣言节选

在这次大会上,我着重提出了下述几点意见,这些意见在7月21日、22日出版的《中国日报》上是这样报道的:

1. Chen Lin, professor of English at the Beijing Foreign Studies University—suggested that in the new era,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learning must be combined with other disciplines such as diplomacy, economics, politics, business, literature and arts.

”Students with a good mastery of foreign languages need to accumulate knowledge in other professional aspects so that they can better contribute to national development,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and other major initiatives that can help‘build a community with a shared future for humanity’(作者注:指“人类命运共同体”).”

2. Chen Lin... said he especially appreciated the declaration’s determination that educators will be committed to creating a streamlined model for English education to coordinate efforts from elementary to tertiary education(作者注:指“一条龙外语教育模式”).

《“2018 TESOL 中国大会”上海宣言》对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内我国外语教育的前景、任务和使命提出了八条意见,可以说是道出了我国广大英语教育工作者的心声。我借此机会,在此为之做一些传播和宣扬:

1. 坚持立德树人的目标引导,在英语课程中落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要求;

2. 引导学生在英语学习过程中树立跨文化意识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学会用英语讲述中国故事;

3. 打造“一条龙外语教育模式”,促进我国外语教育的持续健康发展;

4. 着重培养学生的阅读素养,为他们提供高水平的阅读材料;

5. 推进外语教育信息化进程,促进我国外语教育的现代化;

6. 加强外语教师教育,探索有效的教师发展模式,开发多元的教学评价体系;

7. 促进教育公平,让青少年共享人生出彩的机会,加大对欠发达地区英语教育的支持力度,努力让每个儿童、青少年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英语教育;

8. 促进我国英语教育与国际广泛交流,全面推进中国英语教育的国际化水平,建立符合中国国情和国际水准的英语教育体系。

以上所述,就是当今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外语教育的发展方向。让我们广大外语教育工作者撸起袖子、亮出肌肉,为实现这个宏伟目标全力拼搏吧!


作者简介

陈琳,著名教育家,2018年教育部“全国优秀教师”荣誉称号获得者,全国基础外语教育研究培训中心理事长,国家《英语课程标准》研制专家组组长,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

本文摘自《英语学习》2018年9月刊“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栏目。